歡迎訪問新疆人民防空網!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新聞>> 正文

西部戰區陸軍玉樹獨立騎兵連連長一家四代跟黨走

作者: 江時強、李清華、顧玲
來源: 新華社
日期: 2019-07-24

  新華社西甯7月24日電題:初心不改 紅心向黨——西部戰區陸軍某旅玉樹獨立騎兵連連長尼都塔生一家四代跟黨走紀實

  新華社記者江時強、李清華、顧玲

  7月,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草木茂密,長江源頭地區通天河寬闊的河谷裡,水流奔騰不息,一路向東彙成巨流,滋養着廣袤的土地和人民。

  70年前,在這片滋養中華兒女、有着“中華水塔”美譽的江源地區,西部戰區陸軍某旅玉樹獨立騎兵連連長尼都塔生的曾祖父土登宮保帶回并升起了囊謙地區第一面五星紅旗,并在彌留之際留下永跟黨走的遺訓。此後,在這顆初心引領下,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紮首開玉樹地區“康巴世族”後代入黨先河,父親東壩阿寶長期緻力于維護民族團結,尼都塔生深受紅色家風影響,毅然參軍入伍報效國家。

  70年風雨歲月,這顆初心似源頭活水,孕育出厚重久遠的力量,在玉樹草原上樹起藏族同胞一心一意跟黨走的标杆。

  紅色初心四代傳承

  清晨,74歲的藏族老人達珍公布步行來到離家約3公裡的東壩家族舊居。這裡距離囊謙縣城128公裡,新中國成立前,有着600多年曆史的康巴貴族家庭“東壩百戶”就居住在這裡。

  眼前的二層土坯房被巍峨的大山環抱,房屋正面刷成紅色。

  “這就是我家的老房子。”東壩家族的後代、26歲的尼都塔生說。老屋早已無人居住,現在由達珍公布負責看護。

  玉樹在新中國成立前仍沿襲千百戶制度。尼都塔生所在的東壩家族,就是由清朝政府冊封世襲、在囊謙千戶統治下負責管轄超過百戶牧民及僧侶的“百戶”。

  1949年,尼都塔生的曾祖父土登宮保随囊謙千戶攜千匹駿馬和大量獸皮山珍,赴西甯為馬步芳“上貢”,行至青海共和縣境内時,獲悉西甯已經解放。此時,是将馬趕回玉樹,還是送給解放軍?千戶與土登宮保等幾名送馬百戶反複磋商,最終将千匹駿馬送到西甯,敬獻給了人民解放軍。

  “共産黨給土登宮保贈送了一面五星紅旗。群衆都說這是共産黨的‘紅色經幡’,比藏族經幡還要靈。”東壩家族75歲的原屬民尕德才仁聽自己的父輩說,土登宮保回到玉樹後,就在自家樓前升起了這面旗幟。這是玉樹囊謙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紅旗。

  1953年,土登宮保在彌留之際留下遺訓:“凡東壩族人必須跟着黨走,決不可三心二意。”

  祖輩的初心引領後人不斷前行。土登宮保的兒子、尼都塔生的祖父彭措旺紮15歲參加革命。1958年在西北野戰軍騎兵團擔任翻譯的日子裡,他對共産黨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決心向黨組織靠攏,但那個年代“百戶”入黨沒有先例。經過黨組織1年多的考察并經中共中央西北局批準,彭措旺紮在1960年光榮入黨。

  “父親入黨在當時的藏族各界人士中産生了巨大影響。我記得清清楚楚,父親說:‘已經選擇了這條路,就必須忠心耿耿。’”尼都塔生的父親東壩阿寶回憶。

  “祖輩父輩教我做人要正派,黨培養我上學、培養我當領導幹部,我有機會也要回報黨的恩情!”2010年,玉樹發生大地震,時任玉樹州委副書記的東壩阿寶負責來自全國的搶險救災部隊的協調與調度,他不顧嚴重的高血壓,從醫院跑了出來,連續奮戰六天六夜暈倒在救災一線,被評為“全省抗震救災模範”。

  今年26歲的尼都塔生秉承紅色遺訓,在大學三年級加入中國共産黨。畢業後,面對繁華的一線城市和偏遠的玉樹藏區,他選擇回到巴塘草原:“大城市不缺我一個,高原上更需要我。”

  “連長通曉藏漢雙語,熟悉當地情況,他經常将黨的政策翻譯成藏文,帶着我們連隊的‘馬背宣講隊’走村入戶,給牧民宣傳黨的政策。”軍馬勤務班班長倉洛加才讓說。

  一心向黨毫不動搖

  70年風雨如磐,70年無怨無悔。面臨重大抉擇,尼都塔生一家四代義無反顧跟黨走。是共産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初心,給了他們抉擇的力量。

  在囊謙千戶統治玉樹的時代,普通的藏族家庭都要向千戶、百戶繳納牛羊稅、草場稅。“新中國成立前我們家裡有一個水瓢,牧民們隻需要象征性地交一瓢青稞或一坨酥油就可以抵頂稅賦。”東壩阿寶說。

  “東壩家族有着樸素的群衆觀點,他們熱愛群衆、相信群衆、依靠群衆,所以黨的政策一來,就跟他們的思想産生了強烈共鳴,這堅定了他們跟黨走的決心。”尼都塔生所在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張興說。

  玉樹州委書記吳德軍介紹,玉樹和平解放後,我們黨在玉樹執行了民族平等團結、宗教信仰自由等政策,并着力改善當地的生産、生活條件,得到頭人和農牧民群衆交口稱贊。“東壩家族深明大義,他們知恩報恩,本着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負責的态度,自覺自願地選擇跟黨走。”

  玉樹和平解放後,彭措旺紮成為黨的民族宗教政策的堅定擁護者。“他放棄百戶身份,還動員親戚們交出代表貴族身份的文件、旗幟。”彭措旺紮的妻子紮西永藏今年已75歲,她回憶,彭措旺紮17歲那年,一些牧民在神山上挖蟲草被代理百戶事務的母親關押在家中,他知道後悄悄把牧民放走。這件事傳開後,他受到群衆和黨政領導的一緻贊譽。

  “共産黨的初心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一偉大初心感召了這一家人。他們能一代一代跟着共産黨走,說明共産黨的初心是對的、是好的,經得起曆史和人民的檢驗。”吳德軍說。

  汽車沿着山路行進在東壩鄉境内,眼前一座大山泛着黑色,與周圍的大山明顯不同。

  “這座山裡有煤礦,以前有個老闆拿到了勘探證,想開采煤礦,可東壩的老百姓不同意。”尼都塔生說,“老闆看中了我們家的影響力,重金許諾:隻要東壩家同意開采,每年給我們家500萬元。”

  是收下巨額财富,還是保護三江源生态環境?

  玉樹地處三江源地區,這裡高寒缺氧、氣候嚴酷,生态環境脆弱,一旦遭到破壞很難恢複。

  “這個煤礦很容易挖,隻要把草皮翻開,下面1米多就是煤。煤礦一挖,這裡的生态就被破壞了。”東壩阿寶說。

  東壩阿寶頂住各方面壓力,選擇帶頭執行國家保護生态環境的政策。如今,這座煤山仍然完好地留存,上面青草蔓生,與周圍的大山一起,靜靜地守護着三江源。

  “草原熱線”共築民族團結

  海拔4200米的巴塘草原綠草如茵。在玉樹獨立騎兵連巴塘駐訓點,十幾名官兵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一匹駿馬壓倒在地,獸醫仔細檢查它的腹部,給它的傷口消毒、上藥。

  受傷的駿馬情緒煩躁,尼都塔生用手輕輕摸着它的頸部,邊安撫邊對旁邊壓住馬腿的戰士說:“别壓得太死,放松一點。”

  巴塘駐訓點主要負責照料軍馬。這裡氧氣含量隻有内地的60%,一年中隻有3個月不下雪。尼都塔生常年在這裡,訓練之餘,他做得最多的是帶領官兵深入牧區為百姓提供幫助。

  “去年夏天,村裡的人都到山上挖蟲草去了,幾隻狼過來把一頭牦牛咬傷了。”巴塘鄉鐵力角村村民土多才仁說,情急中,他們給尼都塔生打了電話。

  縫針、打吊針、給牛吸氧,每3天給牛清洗一次傷口,在尼都塔生和連隊的幫助下,兩周後,受傷的牛痊愈了。

  鐵力角村共居住着21戶牧民。幫助77歲的牧民旦增群索拉起網圍欄,給牧民家生病的牲畜打針、喂藥,資助貧困的中學生姐弟,尼都塔生的電話成為巴塘草原上的“熱線電話”,老鄉們遇到矛盾困難,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百姓家有了牦牛肉,會給部隊送來一些;戰士們放馬路過村裡,會停下來喝碗茯茶;20多噸的馬料送到營地,牧民群衆會自發過來幫忙卸草……“就像一家人一樣。”牧民武玉蘭說。

  尼都塔生所在部隊是中央軍委授予的“高原民族團結模範連”,秉承祖輩跟黨走的遺訓,他傾心幫助牧民群衆,熱心調處矛盾糾紛,在部隊裡得到了教育與錘煉。

  玉樹盛産冬蟲夏草,蟲草是當地百姓的重要經濟來源。每逢蟲草季節,牧民因為争搶草山發生沖突的情況時有發生。

  “其實大多數沖突都是因為語言不通、民俗不同,有的群衆不懂政策,碰到利益就容易出問題。”尼都塔生說。

  于是,他發揮自己既懂藏語、又懂政策的優勢,在官兵中開展學黨的民族政策、學常用藏語、學民族風俗、學調解技巧的“四學”活動,培養了多名處理糾紛的小能手。

  長江、瀾滄江蜿蜒流過玉樹,這裡夏天水草豐美,漫山遍野牛羊成群,牧民群衆生活悠閑。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從草場、牲畜承包到戶,到國家免去農牧業稅,再到為三江源牧民發放草原獎補資金,玉樹藏區群衆對當地一躍跨千年的曆史性成就歎服。囊謙縣東壩鄉果永村74歲的村民土丁說:“這是一個好時代,越是了解黨的政策,就越是覺得要像佛珠一樣緊緊串在一起,聽黨話,跟黨走!”

  尼都塔生一家四代傳承紅心盡忠誠、矢志不渝跟黨走,在草原上發揮着越來越好的示範作用,影響着越來越多的人。

  

  

[董亞倩]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92639